風流天子乾隆與傅夫人的一次邂逅,改變了孝賢皇后以後的命運

風流天子乾隆與傅夫人的一次邂逅,改變了孝賢皇后以後的命運

清朝對於我們來說是最熟悉不過的封建王朝了,幾乎每一位清朝皇帝都有風流韻事流傳於世。乾隆皇帝可以說是歷史上掌權時間最長的皇帝,他的壽命也是很長的,享年八十八歲。他的風流韻事也就格外的多,有許多更是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這其中就不得不提下,乾隆和內務府大臣傅恆的妻子之間的風流事,並且還生了一個兒子–福康安,這個故事曾被人們傳的家喻戶曉。那麼,這些都是真的嗎?
劇照:風流的乾隆

乾隆自命風流甲天下,盡情享受是在所難免的。圓明園的擴建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進行的。完工後的圓明園就成了帝王后妃們平時消遣、遊樂的場所,為了增加圓明園的人氣,乾隆還特意下旨讓后妃、宗室、命婦以及他們的家屬都 來圓明園陪太后和皇帝遊玩。

適逢春季,春暖花開,艷陽高照,正是春遊的好時光。於是乾隆就陪著太后來到圓明園遊樂,在經過先他們而來的婦女之時,乾隆的眼睛被一個面如桃花、膚如凝脂,走路都有那種顧盼生輝之感的婦女所吸引,而這個婦女就是傅恆的妻子。那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令人銷魂,這種別樣的心動令得乾隆魂不守舍。
劇照:孝賢皇后

隨後的遊玩兩人都已是心不在焉,時不時的來個眉目傳情,使得二人心癢難耐,用現在的話說,又找到了初戀的感覺。回宮後的乾隆心心念念都是傅夫人,已到了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朝政也無心處理了,恨不能立刻將傅夫人攬入懷中,以解那相思之病。

俗話說「瞌睡了遇到枕頭」,這不機會來了。適逢太后壽誕,朝廷命婦要來給太后賀壽,而傅夫人就是這其中的一員。朝堂之上的乾隆聞聽之後,亟不可待的結束當日的政事,早早的來到太后宮中赴宴。這下可好了,當日的宴會幾乎成了乾隆與傅夫人聯絡感情的相親會了,兩人吟詩作對、猜拳行令,互動的可熱鬧了,在說說鬧鬧之中兩人更加情投意合了。
劇照:乾隆

為了給自己和傅夫人製造相見的機會,乾隆用各種理由召傅夫人進宮,或陪太后聊天,或陪太后逛園子,一來二去,傅夫人留宿宮中也是水到渠成了,尤物終於被拿下了。一個自命風流的當今皇帝,一個是美艷動人的人間尤物,乾柴遇到烈火,哪還有不燃的道理?兩人迷失在偷情的歡樂之中無法自拔。
乾隆朝服寫字像

世人皆以為,孝賢皇后是因為兩個兒子先後夭折抑鬱而終,其實不然,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乾隆和傅夫人的私情皇后老早就已經有所警覺,只因傅夫人是自己嫡親嫂子,又不好挑明,只能打落門牙肚裡咽,久而久之便抑鬱成疾。再加上兩個兒子先後夭折,更是雪上加霜,從此一病不起。本來和皇后很是恩愛的乾隆,看皇后病重,急命名醫治療,但是心病難醫,孝賢皇后最終還是死在外出散心的路上。所以,在我看來,乾隆和傅夫人 的私情才是皇后患病的主因,喪子只不過是個導火索而已。
乾隆從未開放的潛邸「重華宮」國內首秀。

孝賢皇后生前十分的賢惠,將後宮打理的有條不紊,深受乾隆敬重,所以她的喪禮也是格外的隆重,乾隆親自為她確立謚號(按規定,皇后的謚號應該有朝臣們先議定,再由皇帝選擇使用哪個)、撰寫碑文。她的娘家人也是被進爵的進爵,封侯的封侯,陞官的陞官,使其家族的榮耀盛極一時,可以說是能給的都給了,甚至不能給的也差點給了。這裡難道都是因為皇后?焉知他就沒有傅夫人的功勞?
清代孝賢皇后畫像(現代仿作)

乾隆和傅夫人的事,除了幾個相關的宮女太監之外,似乎並沒有其他人知曉,是以傅恆是一直被蒙在鼓裡的。後來傅夫人生下一個男嬰,抱進宮中請乾隆為他賜名。因為小孩子的面相有幾分似乾隆,所以乾隆甚是歡喜,就為他賜名福康安。至於乾隆到底是不是福康安的父親,現在已無從考證。

眾所周知的是,乾隆和傅恆一家的關係是十分親密的,對他們一家的恩寵也是無以復加的。幼時的福康安就被乾隆養在宮中,親自調教,可以說是比自己的親兒子都要上心。福康安短暫的一生是顯赫的一生,生前就是貝子了,死後被乾隆追封為郡王,配享太廟。不過他的功績也的確夠得上這樣的榮耀。

十九歲就已經成為統兵主帥,平定大小金川叛亂,鎮壓台灣林爽文起義······哪一個不是戰功赫赫?除了統兵平叛之外,福康安的職位幾乎遍布當時清朝的東西南北,從吉林將軍到四川總督再到陝甘總督,到兩廣總督,然後來到權利中樞北京城,這樣的履歷如果不是有能耐的人,只怕也做不了這麼多。

死後的榮耀可以說是冠絕全朝,追封為嘉勇郡王,配享太廟。除了清初像吳三桂這樣對朝廷有巨大貢獻的人享有異姓封王的榮耀之外,可以說是僅福康安一人了。乾隆對福康安恩寵,多數人除了羨慕之外,進而就是懷疑他們兩人這種有些不比尋常的關係,於是福康安是乾隆私生子的懷疑就流傳開來。

這種懷疑是沒有充分的證據的,不過有個現象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福康安的兩個兄長皆是娶了皇室之女,做了愛新覺羅氏的女婿,唯獨福康安沒有娶皇室之女為妻,以他所受的恩寵,乾隆不將公主嫁於他為妻,是不是有些不尋常呢?有沒有福康安就是皇族血脈的因素在內呢?傅恆一族的顯赫,又有多少是因為孝賢皇后的因素呢?他和傅恆夫人的曖昧關係,至今都無法找到合理的證據。

我是新不二說,歡迎分享歷史知識。